<output id="rj9rl"></output>
              <mark id="rj9rl"><listing id="rj9rl"><dfn id="rj9rl"></dfn></listing></mark><big id="rj9rl"></big>

                  • 打印
                  • 收藏
                  • 加入書簽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高溫下的作業者

                  2022年7月21日,安徽淮北,電力工作人員在補水降溫

                  7月30日7時45分,廣州員村,太陽已經讓人躲著走了。

                  依然和丈夫旭陽,來到位于員村二橫路的快遞倉庫,分揀快遞,開啟一天的作業。將近200平方米用鐵皮搭建的倉庫里,除開一條簡易置于地上的傳送帶和靠里疊放的貨品,靠外的半邊區域劃分為將近23個隔間,用木板簡單隔開,各區域快遞員就在這里和外面敞著的空地上分揀。

                  依然在右手邊第三個隔間,而隔壁第二隔間的老張,6時多就到了?!疤鞖馓珶?,不早點弄,太陽出來了受不了啊?!崩蠌堈f。他年紀稍大,滿頭大汗,眼鏡在濕濕滑滑的鼻梁上不時滑落。

                  緊挨著倉庫外面,橫橫豎豎堵放著33輛快遞車,人只得側著身子穿行。里面有些隔間里,堆成小山的快遞把隔板也淹沒了。倉庫里8個人埋頭各自干活兒,空氣悶熱又壓抑,還帶著剛睡醒的遲鈍。

                  7月25日,廣州發布了自2017年來的第一次高溫紅色預警。其中天河區、荔灣區等區域,更是2006年來首次發布高溫紅色預警。

                  據《廣東省氣象災害預警信號發布細則》,發布了高溫紅色預警,就意味著:“天氣酷熱,24小時內最高氣溫將升至39℃以上?!?/p>

                  而僅在3天后,高溫紅色預警再次來襲。

                  直到7月30日,廣州持續高溫時長已突破歷史紀錄。

                  “熱死人了”不是一句玩笑話。熱射病,一種重癥中暑,死亡率極高。據《南方人物周刊》報道,僅在7月份,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就已接收了3例熱射病患者,而這是往年全年的平均數。

                  極端天氣直接影響戶外作業者的作業環境。極端高溫是他們要克服的難題,但不是唯一也不是最重要的難題。

                  突破歷史的持續高溫

                  來了15分鐘,旭陽額頭和鬢角冒出一股股汗珠。依然喝了一口放在快遞車座椅上還冰著的金銀花飲料,旁邊是還沒吃的早餐,一塊發糕?!艾F在每天買水都要五六十塊,那邊一瓶水5塊,比這里貴了2塊,我都舍不得買?!币廊徽f。

                  而這還只是一天的開始。

                  早上6時57分,廣州某小區門口,當老張正埋頭分揀快遞時,江成開著右前保險杠略帶剮蹭痕跡的菱智V3,載著老陳和另一名工友,準時到了,繼續搭架子。

                  “干我們這行,就是早飯都吃不了?!苯陕槔夭戎?米高鋼管上的十字扣,噔噔躍上最低層用簡單木板拼裝的平面。老陳朝上往他接連拋了3瓶1.555升裝的飲用水?!耙郧懊刻煲黄看蟮?,現在每天兩瓶大的、五六瓶小的,一天下來得七八瓶水?!崩详愓f。

                  廣州經歷著自1951年有氣象記錄以來的最長高溫,至7月30日已持續22天,超過2007年7月19日至8月8日持續高溫21天的歷史紀錄。

                  把水掛在附近的十字扣上,3人接連往上攀爬,江成站在最高處,有二十幾米高。

                  城市還沒有被喚醒,直到“砰砰”的敲擊鋼管的聲音不容忽視地在小區里回響。7時,準時開工。

                  不用太久,2個小時后每個人都會汗流浹背,金屬架子握著燙手。上午9時多,架子上,太陽直辣辣地射在他們頭頂,沒有任何遮掩;架子下,經過的路人身著輕薄防曬服,戴著帽檐盡量寬大的帽子,戴著墨鏡,打著遮陽傘。

                  又搭好了一層,他們迎著烈日接著往上攀爬。江成時不時要倚靠在除了安全繩索沒有其他防護的20米高空,讓工友再拋上來一瓶大號飲用水,猛喝幾口,抽一支煙,靜靜休息下,緩口氣再接著干。

                  “把濕透的衣服脫下來往太陽下掛著一曬,進房里休息十分鐘出來,衣服干了,可以穿了?!痹诶鬄硡^一建筑工地作業的徐工說,“不戴手套,你去碰外面任何金屬,超過3秒,就算你贏?!?/p>

                  同在工地的張杰韜說,每早7時開工,都有一個男人準時準點開罵,罵他們擾民,像是開工鬧鐘一樣,他們也沒有辦法。工期趕,天氣熱,只能早上盡早開工,下午則晚一點開工,把最熱的時間段避過去。

                  每早7時開工,都有一個男人準時準點開罵,罵他們擾民,像是開工鬧鐘一樣,他們也沒有辦法。工期趕,天氣熱,只能早上盡早開工,下午則晚一點開工,把最熱的時間段避過去。

                  張杰韜在工地上簡易搭架的集裝箱房里辦公,做財務、處理合同?!笆钦娴臒??!彼谵k公室里,房里開著空調,他指了指上面最高的3樓,“完全不能待人”。

                  “能不熱嗎?硬抗,習慣了?!卑⒘冀衲?0歲,從去年12月開始在這條施工街道負責交通疏導。這條800多米長的道路上,至少同時站了包括他在內的4名交通疏導員。高溫天氣下,換班時長減少到半小時或15分鐘一班,但還是熱得難耐。

                  這是他戶外作業的第一個夏天。阿良戴著黑色棒球帽款式的工作帽、醫用口罩,淺藍色短袖被汗水浸染成深藍色,一般就這么濕著站一天,也不換,換了就透,還要多洗一件。臉黢黑,細看才能看出黑里面還透著點暗紅。旁邊防撞桶上,承著一瓶1.555升的飲用水,還是冰的。

                  從早7時到晚9時半,在馬路邊,沒有臨時站點供休息?!叭ツ膬捍悼照{?你總不能去別人樓里吧?!彼傅氖?米之外的科技園大樓,樓里大堂很寬敞,大堂靠中間放著一套桌椅,一位保安坐著,兩扇玻璃門大開著,從里面走出來的人干干爽爽。在這個最高溫達41度的下午,這個幾米之隔沒有門阻攔的地方卻仿佛劃分成兩個世界,這個樓和它肆意散發的冷氣就像是在沙漠里徒行之人遙遙企望的綠洲。

                  阿良一般去10米之外大樓轉角的隱蔽處歇息,那里被大樹遮蔽著。在那兒休息的同事,臉上覆著一層厚實的油光,體力透支,小口啜著水。

                  有沒有高溫津貼

                  溫度不斷攀升時,阿良的公司會縮短換班時長,提供大號遮陽傘給執勤人員,但沒有高溫津貼,也沒有其他藥品和飲品等物資補助。

                  網站僅支持在線閱讀(不支持PDF下載),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選擇【打印】保存。
                  暢銷排行榜
                  • 風云
                    南風窗 2012年07期

                    南風窗

                  "; var oldstr = document.body.innerHTML; $(".print-close").hide(); $(".Print").hide(); var printData = document.getElementById("print-div").innerHTML; document.body.innerHTML = headstr + printData + footstr; window.print(); document.body.innerHTML = oldstr; $(".surplus").click(function () { LoadMoreContent(titleid); }); $(".login-Print").click(function () { $(".fade,#print-div").fadeIn("fast"); $("#printContent").html($(".textWrap").html()); $("html").addClass("hidden"); }); $(".print-close").click(function () { $(".fade,#print-div").fadeOut("fast"); $("html").removeClass("hidden"); }); return false; }
                  monitor